2024年7月9日 星期二

難忘的一課

         畢業了,還記得這一班孩子都幾特別。那時有一個女生,決定選讀自然學校的原因,因為看了開放日的那一場自由奔的滑輪表演,即使父親看裏只是簡單又不太好看的表演,孩子看到的是:自校有自由,這吸引了她。

又有2位同學,在外面讀小一讀到很痛苦,父母帶孩子來,想轉讀自校,卻被我回絶了。但他們沒有放棄,由改善親子關係開始,從根本裏著手,花了一段時間協助孩子,最後都一齊入學了。

孩子們都很有個性,亦很衝動,內在卻又那麼的脆弱,容易因為一句說話,感到被批評,產生暴怒的情緒。他們很會爭取自己的自由和權利,有一年,是他們小三那一年,我被英文老師挑戰,要去教這一班一節英天課。那一年,我想實驗教育的可能性,欣然接受這挑戰,並且讓老師來觀課,互相切磋,但意想不到這挑戰真的那麼大,但收獲也真不少。

上課前,我被告知有一位同學很怕,很不喜歡被老師觀課,我自信和這位同學交情不錯,向他預告我要代這一節英文課,並且有老師觀課,問他有何想法,孩子和我關係好,他說可以接受,第一關過了。

上課當天,因為部份想觀的老師要上課,請我錄影課堂,當孩子知道要錄影時,他們很反感,不願被拍。這又擾攘了一段時間,我花了很多時間,和孩子討論,了解他們的需要,又表達我的期望,在互相你來我往之間,終於達成共識,又過一關。

開始上課了,我表達今天要用全英語上課,又惹來同學的不滿,他們說連原來的英文老師都不是全英語,不明白為何我要全英語。老實講,其實我英文也不好,我本著實驗精神,試試看,想不到孩子反對的聲音是那麼強大。這又花了好些時間來處理他們的不安。最後,我說,給我15分鐘,這15分鐘大家都用全英語,這15分鐘大家要盡力試試看,15分鐘之後,不想上課的,便提早下課。終於,大家都答應,可以上課了。然後,孩子發現我的英語也很爛,他們放心大膽了很多,真的全程英語。不過15分鐘後,大家都選擇提早下課了。但讓我難忘和感動的,是怕羞草留下來了,她選擇下來繼續學習。這一課,衝擊很大,收獲也很大,感謝孩子們有話直說的坦白個性,讓我能一直觀照自己的內在。後來,原任的英文老師也發現,15分鐘的課堂的確很短,但卻讓孩子更積極投入,多講多聽了英語。

可惜,因為社會變遷,這一班很多同學都已移居外地,另覓新的學習天地。這又是一段令人傷感的故事。

最後這9位同學,都要畢業了,每個人在自校都有他自己的故事。飛天超藍巨星,好幾次都很暴烈火爆,但當我走他時,輕輕牽他的手時,情緒便會稍為穩下來,現在,他多了表達自己的情緒,感覺他多了看見自己的感受。最難忘的是他的畢業專題,是好幾段動畫短片,好看有故事性,難度分不少。流星是豪邁女生,她最喜歡聊天,每次看到她開朗的笑容,感到她活潑自在的個性,她對甜品美食的要求高,每件作品都好好味呢!飛天鯊魚俊俏受歡迎,是女生們的喜愛對象,他受到小二女生的歡迎,叫他做飛哥哥的,是一陣熱潮。水星今年予人成熟穩重的感覺,情緒暴發的情形少很多,會關心同學。恐龍是本班高人,長大了,也愛踢足球,看他守龍門時,感覺是那麼可靠的。自然是最新插的同學,戴著那付運動眼鏡,幾乎每天都見到他最早回到學校,等人和他一齊踢足球。怕羞草本來靜到無法聽到她的說話聲,這一年聽到她多了說話,多了表達自己。金魚足球越踢越好,情緒管理也越來越好,為了升讀理想中學,也付出努力,爭取更好的學業成績,進取多了。陽光在尼泊爾每天的回顧中,說到自由是由自律開始,讓我感動非常,她有一顆善感同理的心,她雖然害怕,但在尼泊爾IDEC中,以全英語分享自校的日常和體會,欣賞她的努力和付出呢!

孩子需要愛,需要接納,也需要愛。這些孩子在自校這幾年,經歷了很多,與人相處是一大課題,學習觀照自己的情緒,又是另一項仍要持續學習的事。今年,經過了畢業專題、畢業露營、歐洲遊歷,他們比很多小學生有更多的體驗學習經歷,祝福他們,在中學開展更豐富的學習生活。

2024年6月29日 星期六

自言然自語齊齊聽

         「自然自語齊齊聽」是自校中文科的課程,原本叫「故事及演講比賽」,小一至小四可以選一本繪本故事書,在同學面前分享說讀。小五小六學生則要寫一篇演講稿,同樣要在同學面前演講。目的是鍛鍊學生在眾人面前說話的能力,也是高小學生寫作的訓練。

幾年前,有一位家長很熱心的朋友,分享如何讓同學更投入參加,其中一項想淡化比賽的緊張感,於是把這比賽更名為「自然自語齊齊聽」。可是我常常記錯是「自然自言齊齊傾」,今年老師特別教學如何記住,一齊傾,會很嘈的,所以要一齊聽可以,確實如此,現在我可以記得了,謝謝冬天老師。

「自然自語齊齊聽」分初賽和決賽,分低中高三個組別,每組有2級學生參加。決賽這一年一度的盛事,一定吸引家長來看的。後來,有一位家長跟我分享她的觀察:她發現有一些學生觀眾會取笑台上分享故事的同學,於是她想,會否因為台上學生的表演技巧不足,不夠吸引?但細心看看台上學生的表現,需要沒有主流學校一般演講者的技巧,自校學生大都自信心足夠,大方自若,他們這樣的演出,反而顯現學生最真實的自己,每一個都盡力演出,或有瑕疵,有一位一年級連發音也不準,但無阻他傾情地講故事。

另一個特點,不少學生講的故事是由自己創作的,他們創作自己的繪本故事,取材都是自己日常生活的小片段。學生不單創作,還把故事畫成圖畫,制作繪本。

這一個小小比賽,沒有華麗的表演場地,也沒有格式化的故事演講,有的是創意,有的是真我演出,這就是自校特別之處。在自校,反而沒有老師刻意訓練學生應該怎樣講故事,反而容許學生有個性的不同,結果是人人都有不同的演繹,多元的變化,造就孩子的個性。

另一個觀察是,低小學生反而勇於表現自己,沒有害羞之情,老師是可以放心讓學生在百多人面前,自在演出。

一如比賽名稱「自然自語齊齊聽」,孩子的狀況,真的很自然呢!

 

做番自己

         面試時,我說了一句:「我希望自校學生,能做番自己!」來面試的年青人,聽到這句話後,表示有一種莫名的感受,聯結到內在的情感!

今天回家的路上,回想一段對話,感受很深,要懂得做回自己,那份堅持和勇氣,不容易,真的很難!因為我們有太多的對錯,太多的應該,太多的道理了!不自覺地,把自己隱藏起來!

自願被吃的豬

 畢業生回來校探我們,這班孩子中五了,明年考DSE,其中一位話想送我一本書:自願被吃的豬,說是哲學書。我心想,孩子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哲學的呢!我問:「這本書有何吸引你之處,到想送給我?」

他翻開自願被吃的豬那一頁,分享其中內容,大概是探討素食者面對無腦,又甘願被吃的豬時,不會感到痛苦的話,素食者可以吃牠嗎?這真是一道有趣的問題,可惜,我要見新老師,沒有空和他多聊,他說是用書卷在書展買的,不貴,請我放心收下,還體諒我的心情。
孩子,我收下了你的心意,感動!多謝你記得我,送我書!
後來,和有意加入自校團隊的老師面試時,問我有沒有什麼難忘的事?什麼原因堅持辧自校?
難忘的事很多,最大的滿足感,是看見孩子的成長!這便是推我做另類教育的最大推動力!

2024年6月19日 星期三

規則與界線

一次討論自主與界線時,有人提出規則與界線是不同的。這個想法,引起我的思考,究竟哪裏不同?

規則,可能是共同訂立,也可能是由某些有權力的人訂立,是群體中,大家共同遵守的界線,這是為了大家能有一個合理的共同生活環境,避免不必要的衝突。舉例圖書館內要輕聲說話,這規則是為了保障一個寧靜的閱讀環境而訂立的。這是很容易理解的。

但自校的圖書館又發揮另一功能,是一處讓人休息的地方,因為圖書館讓人有一種舒服自在的感覺,不少學生老師都喜歡到圖書館休息一刻。但亦越來越多同學想到圖館休息,人多了自然會聊天,但孩子聊天,自然會越來越大聲,便開始變得吵鬧了。於是老師開始干預,開始孩子時會收歛一下,但不一會,又自然嘈起來。

另一個常見的問題,是對安靜的理解不同,有人認為我說話輕聲,不干擾別人看書便可,又不說規訂不能講話,但究竟要多細聲講話,才算是輕聲講話,而不干擾別人,似乎又是人人不同,這可能就是界線了。

對安靜的理解,有時真的人人不同,這便可能規則和界線不同之處。

自然學校以生活公約,來規限大家的行事標準。但生活公約有些寫法是比較不精準的,例如是尊重別人,要如何才是尊重別人,有時真的是人人不同。即使是暴力,粗口等,這些看以毫無爭議的例子,亦會出現不同人對這類事件的理解和容忍程度都會不同,而有所不同。有些人的文化裏,是天天講粗口,句句粗口,都能笑談以對,但在學校裏的又是絶不容許。又或者對哪一句是粗口,哪一句不是,都可以爭論一番。

規則可以說是一群人共同生活的基本界線,但有些規則會因為人的理解不同,於是人與人的界線又些不同,例如花名便是,有人喜歡以花名互相稱呼,但就是有人會被叫花名而很生氣。人與人的界線,似乎又不能簡單以規則來約束。

 

畢業生

 連續2 天,都有自校的畢業生回校,探訪我們。

昨天,一位同學回校當自然自然齊齊聽(故事及演講比賽)的評判,近年,都有舊生回校當評判,以前他小胖胖的,現在長高了,瘦了,也英俊多了。現在會打籃球,於是約他放學後一齊打,近日多了學生一齊玩,那天更有2個一年級一齊打,這少年人,展現學長的風範,球技進步了很多,也給一年級的學弟們有足夠的空間,讓他們有射球,還入了好幾球。我也因此打打籃球,盡興一番。

今天,另一位畢業生一個人回來,當年他是敏感的孩子,自信不足,予人悶悶不樂的感覺,也不是常常返學。今天她回來,感覺他說話多了,自信也多了,人更是開朗,樂於分享自己近況。她坦誠沒有上中學了,現在有了人生目標,希望自己能學多一些就業有關的知識和技能。我表達我看見她回來,這樣自信快樂的樣子,讓我感到很開心。我分享了她一位學長的成長經歷,同樣在自校也不常上學,中學也沒有上,但自學音樂,最終找到上大學音樂的目標,重拾上學的動力,發現自己並沒有不好,只是自己有一個與別不同的習性,明白自己多了,也就接納自己多了。現在到國外尋找升讀大學音樂系的目標。

看著曾經不順利的孩子,回來探望我們時,最感寬慰的,是他們都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標,努力往前行。

2024年6月7日 星期五

海星在跳舞

一天內,有2 次被人說我在跳舞
第一次:近日,自校社工帶起籃球熱,午休時,我拿起籃球往球場走,期間還遇見2位同學,我把球丟給他,問要不要打波,就這樣,一男一女,和我這位校長打球。每隔一會,便有人加入,結果,有接近10人一起打籃球,有男有女,有學生有老師。因為我是人小打人多,面對人頭湧湧的孩子,一時忍唔住,便帶球往籃底衝,因為要避開孩子們,我要左flake右flake,又要crossover的避開衝過來的學生,於是孩子便這樣形容我這一連串的動作。
後來,放學時,在走廊上遇見一位小一男生,他見我走近,便使龜波氣功,想和我玩,我便順勢也來一招,就這樣,我們用慢動作,來來回回的過了十幾招,此時有老師經過,笑著問我:海星,你在跳舞嗎?
說真的,近日忙到想立即便回家睡,這樣和孩子一起球,又打波,又孩子氣的玩,感覺活力回來了,心情愉快多了,突然想起剛做老師的那些年,每天小息都和學生打球玩樂的日子呢。